优定义网

高山流水遇知音,10个传唱至今的知音故事

杜明泽 发表于 2018-6-18 22:11: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jpg

1、欧阳修与梅尧臣:以诗为剑 志同道合

欧阳修与梅尧臣,是北宋文坛领袖,也是志同道合的知己。

两人交往始于诗文革新运动,欧阳修是诗文革新领袖,而梅尧臣则是积极拥护者。诗歌是欧、梅交流的媒介,也是两人情意相契的见证。欧阳修很欣赏梅尧臣的诗才,称:“圣俞翘楚才,乃是东南秀。” 长达三十年的交往中,两人创作上相互品评,人品上相互欣赏,生活上相互帮助,感情上相互慰藉,仕途上相互提携。

两人在飘浮尘世中总是相互挂念,梅尧臣曾采了家中银杏不辞千里寄给欧阳修,欧阳修睹物思人,作诗《梅圣俞寄银杏》以答谢,诗中说“鹅毛赠千里,所重以其人。物以人贵人贤弃而论”。拳拳之意,尽在诗中。两人聚则乐而游,别则思而梦,可谓知音典范。

2、王维与裴迪:心意相投 乱世知己

王维在妻子去世后,只为知音裴迪写过诗。

两人均爱好山水,性情淡泊,翻开《全唐诗》,王维写给裴迪的诗很多,尤其是“渡头余落日,墟里上孤烟”一句,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借香菱之口给予了高度的评价。裴迪所存二十多首也都是与王维赠答同咏之作。

两人还是生死之交。安禄山攻进长安,王维被叛军抓获,被迫做了伪官,目睹叛军暴虐的王维悲愤交加,在裴迪来看望自己时写下了《菩提寺禁裴迪》:万户伤心生野烟,百官何日再朝天? 秋槐叶落空宫里,凝碧池头奏管弦。没想到,这首诗后来救了王维一命。乱军平定后,伪官一律治罪,王维之弟拿出《菩提寺禁裴迪》呈给皇帝,唐肃宗一看,这不正是对大唐表忠心的吗?找裴迪对证,裴说,是的,那天我去看王维时他亲口吟诵的。王维因此被赦免。

3、陆羽与皎然:诗僧茶圣忘年之交

知音的最高境界,生相知、死相随,生死不谕。

陆羽与皎然的“缁素忘年之交”,就达到了的这个高度。在安史之乱后,陆羽避难途径湖州,借宿于妙喜寺,有缘结识皎然,两人相见恨晚。当时皎然已四十多岁,茶道顶尖高手,他以佛道如茶道,提出“饮茶之道,饮茶修道,饮茶即道”,他将年轻的陆羽引见给江南名士,带他实地考察各地茶叶,后来还帮助他完成了巨著《茶经》。

大历四年,皎然为陆羽建成苕溪草堂,亲自远赴苏南把他请回湖州;建中年间,陆羽远赴江西上饶开山种茶,皎然不顾自己已70高龄,亲自到上饶邀请他重回湖州。不久,皎然就在妙喜寺圆寂了,后来陆羽病逝后也葬于此,其坆茔与皎然的砖塔隔山相望,长叙友情。

4、辛弃疾与陈亮:男儿到死心如铁

伟大的友谊只能存在于男人之间。

辛弃疾和陈亮,相交于风雨飘摇的南宋孝宗年间。同样的文武全才,同样的才华横溢,都是力主北伐收复山河的倡导者,都曾上书主张抗金救国,这成为他们友谊的基石。

南宋淳熙十五年,陈亮与辛弃疾相会鹅湖,两人雪中煮酒,纵论天下大事,共商抗金大计,诗酒畅谈十数日,意犹未尽,又相约前去拜访朱熹,后因没有遇上朱熹,陈亮告辞回家,辛弃疾第二天又想念老朋友,马上起程一路追赶,最后因为雪深泥滑不能前行才作罢。

两人先后为此用《金缕曲》词牌相互酬唱,历数彼此间的深厚友谊,对南宋朝廷偏安一隅不思进取的现状深怀感慨,对侫臣当道苟且偷安非常愤恨,表达“男儿到死心如铁”立志恢复神州的雄心,荡漾着深厚的爱国主义精神,传扬千古。

5、韩愈与孟郊:不平则鸣  感慨悲歌

孟郊与韩愈并称“韩孟诗派”。

孟郊比韩愈大17岁,可谓忘年之交。792年,韩愈与孟郊同考进士,韩愈榜上有名,孟郊却名落孙山。韩愈专程看望并写诗安慰,两人的结交,从此开始。

韩愈生平自负,轻易不赞许别人,但对孟郊十分敬重。799年,韩愈为孟郊作诗“吾愿身为云,东野变为龙。四方上下逐东野,虽有离别无由逢。”把自己和孟郊的关系,以李白与杜甫相比。两人唱和的诗为数不少,孟郊进入仕途后,韩愈作诗相送,有“物不平则鸣”的名句,把孟郊列在陈子昂、元结、李白、杜甫等大名家之后,偏爱可见一斑,孟也将自己与韩愈相提并论“诗骨耸东野,诗涛涌退之”。孟郊对韩愈知遇之情也各位珍惜。后来孟郊亡故后,也是韩愈亲自撰写的墓志铭。

6、苏轼与黄庭坚:“蛤蟆”与“蛇”

“苏黄”二人亦师亦友,更堪称损友界“鼻祖”。

苏轼第一次见到黄庭坚的诗文,惊其超逸绝尘,旁人便请苏轼为其扬名,苏大笑:“此人如精金美玉,不去接近别人,别人也会主动接近他,逃名而不可得,何须扬名?”当时苏轼已经名动四海,黄庭坚不过是暂露头脚,可见评价之高。

两人还是最佳损友搭档。从诗文到书法,越损越开心,苏轼书法字体肥厚饱满,黄庭坚取笑为“石压蛤蟆”,苏轼听后戏称黄庭坚书法中字体的长撇大捺为“树挂死蛇”。

调侃归调侃,黄庭坚对苏轼始终存一“敬”字。黄庭坚晚年在家里挂着东坡像,沐浴焚香,恭敬虔诚,有好事者问他,和苏轼名声谁高,黄庭坚立马离席回避:我是东坡门下弟子,怎么敢失其序,来跟老师一较高下。

7、李白与杜甫:唐诗天空下的日和月

李白与杜甫,代表了唐诗最高成就,《唐诗三百首》,他二人就占了65首。

二人从洛阳第一次相见就结为知交,一辈子只相遇三次,友情却相伴一生。“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这是杜甫写两人相处亲如兄弟;“剧谈怜野逸,嗜酒见天真”,这是杜甫写李白喝酒时的样子。李白独自饮酒时也会记挂老友,“思君若汶水,浩荡寄南征”。

杜甫字里行间对知己推崇备至,李白也因为杜甫形象鲜活。如《寄李十二白二十韵》中“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这是赞李白的诗气势磅礴,富于感染力;《饮中八仙歌》又说:“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生动地描述了李白天才而不羁的个性。这些不朽诗篇,为李杜友情也赢得了“千秋万岁名”。

8、纳兰性德与顾贞观:满汉友谊之绝唱

纳兰容若一生中最爱的女子究竟是谁,恐怕多有争论,但他最看重的知己却毫无疑问是顾贞观。

纳兰容若是清朝大学士明珠之子,同曹雪芹并列为清代两大才子。康熙十五年,怀才不遇的顾贞观应明珠之聘,为纳兰家西宾,与纳兰容若一见如故,相见恨晚,这一年,顾贞观四十岁,纳兰容若二十二岁。顾贞观与纳兰容若与对词有共同的见解和追求,二人的“性情说”更成为清初词坛上的重要文学主张,纳兰容若的《饮水词》和顾贞观的《弹指词》被视为当时的词坛双璧,名扬海内外。

公元1685年,年仅30岁的纳兰容若去世。顾贞观在纳兰容若辞世第二年,便回到家乡无锡,从此避世隐逸,一心整理好友的生平文稿,编集成《侧帽》,留芳百世。二十多年后,顾贞观追随纳兰容若而去,今生的誓言绵延到了来世。

9、李清照与赵明诚:天造地设 金石奇缘

“夫妇擅朋友之胜”一说就是为这才子佳人定制。

李清照和赵明诚,一个是吏部员外郎的女儿,一个是吏部侍郎的儿子,称得上天造地设的一对。夫妻俩也“志趣相投”,都好读书,诗词唱和,共同收集金石古玩,校勘题签,赵明诚编著的《金石录》,便是由两人长期共同搜集整理古籍器皿精心考证而完成的。

在诗词天赋上,李清照则技高一筹。有一次,她作《醉花阴》一词寄给就职外地的丈夫,赵明诚读后,赞叹不已却又想胜之,废寝忘食三天,得词五十首,其中夹杂李清照的词。中秋回家邀友人评鉴,友人陆德夫品后说:“只三句绝佳。”赵忙问是哪三句,陆德夫回答后,赵明诚不禁哑然。原来正是李清照的“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赵明诚当下告知此乃夫人所作,并当着众人的面拜夫人为师。

10、白居易与刘禹锡:四海齐名刘与白

唐诗江湖,诗魔与诗豪棋逢对手,惺惺相惜。

唐代宝历二年,神交已久的刘禹锡与白居易,在扬州初次相逢,自此两人以诗相互唱和,刘禹锡将其编为《刘白唱和集》。开成二年重聚洛阳,白居易在《赠梦得》诗中说“为我尽一杯,与君发三愿:一愿世清平,二愿身强健,三愿临老头,数与君相见。”后来还在《与梦得沽酒闲饮且约后期》中感慨二人以67岁高龄把酒论诗,展望重阳佳节两人能再“一醉一陶然”。

刘禹锡钦佩白居易,在《白太守行》中赞其政绩斐然,离任时“苏州十万户,尽作婴儿啼”;白对刘的诗也十分推崇,称他为“诗豪”,在刘禹锡71岁逝世时,白居易写了《哭刘尚书梦得二首》,诗中说“四海齐名白与刘,百年交分两绸缪。同贫同病退闲日,一死一生临老头”, 足见两人的深情厚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华推荐
  • 一个人开始废掉的3种迹象

    一个人开始废掉的3种迹象

  • 从零到60秒的惬意冰镇啤酒

    从零到60秒的惬意冰镇啤酒

  • 马云、马化腾、王石都弃之不用的人,有一个共同点

    马云、马化腾、王石都弃之不用的人,有一个

  • 哥特式高迪凳子

    哥特式高迪凳子

  • 千亿小米,雷军逆袭

    千亿小米,雷军逆袭

  • 她一战赚了几十亿,她说:世界上最好的生意有三种

    她一战赚了几十亿,她说:世界上最好的生意有

  • 雷军:合伙人比制度更重要!

    雷军:合伙人比制度更重要!

  • 一个美美的令人喜欢的自行车铃

    一个美美的令人喜欢的自行车铃

QQ客服热线
QQ:1090281100 周一至周日:09:00 - 21:00
WeChat:dianlingkeji
Email:kaixin1069@vip.qq.com

优定义logo

勿要吝啬你无形资产,请为创新续源,知识、点子、灵感、经验、需求等均是创新源泉,你不经意的一句话将是另一个人的灵感。明天的明天,还有明天,我们应该把握今天,每一个今天,都有一个新的事物在出现,今天的漠视明天的落后,不浪费每一个学习的时刻,学习助力非凡。

技术支持 Discuz! X3.4 - 3.5 beta © 2001-2018 Comsenz Inc.

小黑屋|手机版|优定义 ( 粤ICP备16085288号-2 )|申请友链|网站地图

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1144 号 GMT+8, 2018-7-22 14:21 , Processed in 0.103546 second(s), 2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