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定义网

琢磨先生郭城高校巡回演讲:以幽默的方式过一生

辛佳颖 发表于 2018-6-3 14:14: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jpg

大家好,感谢主持人刚才对我热情洋溢的介绍,每次听到别人把我的头衔读一遍,我都感觉在参加自己的追悼会。学生会的同学给我打电话,让我来聊一聊我的一生。后来见了我一个劲给我道歉:没想到您这么年轻。还有一个理科生对我说:看来好发型可以折寿。让我再次意识到汉语言文学应该成为大学的必修课。

我从小学习成绩就很差,所以我就在想,长大后我或许可以做一名老师。所以现在我的正式职业就是做老师,专门难为那些成绩好的学生。既然让我来聊聊我的一生,我就从大学毕业开始聊起吧,之前的好像都谈不上人生,懵懵懂懂的。

大学一毕业我就失恋了,我的人生就开始了。大学谈得女朋友因为跟我是异地恋,两个地方大约隔着一个小时车程吧。以现在城市的交通状况,估计你们都失恋了。分手的理由很简单,我们的感情承受不起那么昂贵的车票。当然这是表面的原因,根本的原因是我工作找的太差了。

我第一份工作实习是在济南一个超市里卖内衣,而且是女士内衣。我那时候羞羞答答的,毕竟我那会儿还只是个孩子啊。我比那些来买内衣的女孩都害羞,老想躲起来不被她们发现。但我们的主管半个小时就会来巡查一次,所以我经常站在女士内衣旁边的货架旁,假装在思考人生。

你们可以想象那个场景哈。偶尔有些女孩也会问我什么号什么杯的,什么ABCD,那会儿我对这些英文字母有了重新的解读。原来含义如此的丰富,晚上就上网查资料,以更好的了解内衣的各种问题,你们知道这类问题大都是在色情网站上。

跟我住一个宿舍的兄弟每次都看着我,再看看我的电脑,然后很鄙夷地说:还是找个女朋友吧。毕竟你还年轻。 在我刻苦的学习和钻研后,我终于知道了什么是胸围,什么是杯罩,这些专业知识让我获得了极大的自信,哦,对了,你们不知道我大学是学会计学出身的哈,你们可以想象我这个跨界有多么大吗?就在我准备在内衣这个事情上大展拳脚的时候,实习结束了。

人生中很多这样的事情,以后你们会慢慢明白的,当你准备好了的时候,人家不给你机会玩了,我现在这个技能,只有陪老婆逛街买内衣的时候才会派上用场,而且还不敢表现的太专业,否则我老婆肯定会怀疑我的身份。然后我去给领导做了秘书。我实在都不明白这样的实习有什么意义,我一个学会计的,被招聘进公司来做秘书,却让我卖女士内衣。当时觉得这家公司的HR真变态。

领导跟我说,你负责给我写发言稿,要求有两点,一是要显得我很有文化,二是要简洁明了。我实在搞不懂如何在简洁明了的基础上显得有文化,不过我想这事跟女士内衣有点类似,在很小的面积上大做文章。

我就给领导在发言稿里摘引唐诗宋词,越生僻的越好,这样才能显得有文化。很多诗词我都是那个时候背诵的。比如“大夫官重醉江东,潇洒名儒振古风。”你们知道是谁的吗?杜牧的《寄宣州郑谏议》的头两句。是不是显得我很有文化?后来我们领导又招了一个女秘书,让我倍感压力,这样以来,我天生就不具备优势了。

后来我看到网上有一张图片,就是领导的发言稿,还有括号:此处有掌声,停顿不要读。我立刻就发现,自己的职业太有提升空间了。我也尝试给领导这么写稿子,比如括号,此处用重音,等待观众鼓掌。结果第二天我就被骂的狗血淋头,因为领导把括号里的字也读了。所以用什么招式,要结合着领导的智商来。 领导大骂我一顿后,告诉我,你是把我当智障啊还是脑残啊?哪里用重音我会不知道吗?记得下次这些地方用红色!

就这么在一个国企单位优哉游哉的工作了两年,我有一天突然有个反思,就是觉得,我这一辈是不是就要这么过下去。看到单位的老员工我就知道的自己的未来,过十几年混成个处级干部,每天参加各种不知所云的会议,其实最主要的是,钱少。我们那会一个月领400工资,2000年左右哦,你们能想象吗?所以一直没敢谈女朋友,怕养不活她。其实促使我离职的最主要原因,还不是钱少,而是看了一部电视剧叫《白领公寓》。

主演是安在旭和董洁,你们这个年纪可能没看过,觉得他们在上海同时住在一个公寓里好浪漫啊,我那会根本就忘记了自己每个月400块钱的工资。哦,你也看过这部电视剧啊?你还真是少年老成呢。

那时候就依然决然要辞职,世界这么大,我要去看看。我最后给领导写的一篇稿子,就是我的辞职信,我说我还年轻,我不想就这么耗费掉自己的青春。我至今都记得去领导办公室交辞职信的情形,领导大笔一挥,同意。也没有任何挽留。我们很多时候都会陷入一种错觉,觉得自己牛逼哄哄的,其实不过就是牛粪,供人家养花的。走出领导办公室前,隐约听到领导在打电话,那个写稿子的走了,再帮我招一个。

前几年听说这个领导被抓起来了,这就是不挽留我的下场。

辞职后我就开始想去上海闯荡的事情,我从没离开过山东,你们能理解我那时候真的是抱着很大的勇气的。我买了一张硬座火车票,那会还没高铁动车之类的,绿皮的那种,揣着8000块钱,跟一群要去上海参加安利营销大会的人坐在了一起。这一路上那个慷慨激昂啊。这事给了我很大的触动,同样是工作,他们是怎么做到那么自信的呢?幸亏火车只坐了七个小时,否则你们可以想象我现在的职业。

我记得那是一个冬天,我从上海火车站出来,站在门口,不知道该去哪里,真的是体验到了举目无亲的感觉,但一点都没感觉凄凉哦,心中就想着董洁一样的姑娘正在公寓等我。我打了一辆出租车,才想起要告诉他地方,去复旦大学。我高考的梦想大学。出租师傅问哪个门?我说随便哪个门。他就嘟嘟囔囔的,反正我也听不懂上海话。一路上我就看着高楼林立,自己热血沸腾,现在想来,真羡慕那个时候的自己。

后来有很多年轻朋友问我,人生这问题那问题的,我觉得想做了就去做吧,反正年轻,失败了有什么好怕的,本来什么都没有。年轻的时候就要敢闯敢拼,等你们到我这个岁数,也就只敢来大学做做演讲了。

到了复旦大学门口,我就觉得应该租个房子,因为太早了租房子的小店没有开门,我就坐路边等。看着晨曦中的上海,好生感慨,觉得充满了机会,觉得自己的人生充满了无限可能。后来租房子那个店的人来开门,还以为我是来应聘的,我就拿白领公寓里的房型给他们看,问多少钱?他说这样的房子五千左右吧。我又问,有没有一千以下的?他说你选择的空间还真的是很大啊。后来他带我去看了一个600一个月的房子,我立刻就中意了,因为便宜。

租好房子就开始找工作,因为我有两个技能,一是懂内衣,二是会写稿子,每天从网站上投完简历,然后就等着电话。一场一场的面试,一次一次的被拒绝,我那时甚至怀疑很多公司人力资源部的人纯粹闲着没事干,就找我去聊天而已。终于在我一个大学女同学的男朋友的帮助下,这个关系够复杂的哈,进入了一家IT公司做项目。这下我前面用了好几年练就的内衣和写稿子技能全部付之东流。再次验证我人生中一个非常悲催的定律,当我做好准备,就要改行了。

做了四年IT项目实施,顺道谈了场恋爱,女朋友是上海人,用现在的词说起来,我是她的备胎,不过我也是分手以后才知道的,备胎一般都不知道自己是备胎,而且那个时候我还不是偶像派。后来她跟一个德国人出国了,留下了一个我,和整个上海。

我以为她是我的绝恋,没想到她是我的陪练。失恋最残酷的不是失去了一个人,而是留下来的熟悉的场景,每次经过那些街道,都对我构成二次伤害。我生命中的爱情好像也遵循了这个规律,当我准备好要娶,对方就会移情别恋。这里鼓掌就错了,我爱的人总是不爱我,我不爱的人,当然也不爱我,恩,这里可以鼓掌了。

我有时候在怀疑,上天总是跟我开玩笑,想做的总是做不成,不想做的总是水到渠成。当我全力以赴的奔向一个目的地,才发现其实是个岔路口。那时我就开始思考,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没有失恋过的人根本不足以谈哲学问题,我就开始没日没夜的读叔本华,读尼采,读海德格尔,读康德,读休谟,读斯宾诺莎。我就是要寻找答案,结果没找到,因为这些哲学家大都禁欲。

我后来去读罗素,这哥们行,是个花花公子,老婆,女朋友,别人的老婆,别人的女朋友,他都乱来一通。我那时觉得罗素牛逼极了,你们知道一个多次失恋的人,看到这种泡妞高手,简直崇拜的要命。我决定跟罗素一样,要流浪着生活,想来想去,决定要辞职,离开上海,开始我的新生活。

我经常是先辞职,才决定要做什么。而如果不知道要做什么,就积累和丰富自己。于是有半年都不知道要做什么,就闷头读四大名著,后来读到《西游记》很不爽,就自己重新把《西游记》自己写了一遍,2006年我就出版了那本书《水煮西游记》,卖了两万多册,那个出版商就看破红尘出家了。不过就帮我出本书嘛,至于嘛。这对我要当作家的梦想简直是个很沉重的打击,因为除了他这样的人,谁还会出我的书呢?

所以当我又写完一本爱情小说后,找不到出版商,大致都是要让我包销5000册,我数来数去认识的人也不超过5000个人,于是就打消了要当作家的念头。虽然后来也集结出版了,叫《培训师》,其实是本爱情小说,在当当上销量还不错,当然大部分是我自己买的。

就这么浑浑噩噩过了半年,常州一家公司找我去讲课,说能不能把唐僧如何管理徒弟的技能给教下,给3000块钱,我说行,不过要先付钱。我发现,这原来也是一个职业啊,给企业讲课,反正他们有钱,不像你们学校。这一做就是十年啊,到此时我大约明白一个道理,就是所有看起来没有意义的累积,最终都会汇集起来,让今天的自己成为一个必然。

如果不卖内衣,我就练不出自己的胆量。如果不给领导写稿子,我就不会准备课件。如果不去上海,我就学不会项目管理的知识。如果不出《水煮西游记》那本书,我就不可能把西游记的体系理的那么清楚。当然,如果我女朋友不甩了我,我也不会辞职而选择了这份职业。你们可能说这就是命,而我说,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一蹦一跳的最终跳到了这块踏板上。

在我看来,人生没有偶然的事情,全部都是必然。一切都必然发生,所以我不会去焦躁和痛苦,为什么单单发生在我身上,因为它必然发生在我身上。如是想,则解脱。但还不够。

后来微博突然火起来了,我不属于第一批玩微博的人,是我一个朋友帮我注册和认证的,当时也不叫琢磨先生,叫苹果树下,那时还是个文艺青年。后来就尝试着写了几条微博,竟然有人转有人评论,这事让人挺上瘾的,就跟你们现在发个朋友圈有人点赞一样,于是就一发不可收拾,一直写啊写,直到把四大名著假想体写完,突然就火起来了,粉丝在一周内从2万蹦到了30万,一周内接受了40家媒体的采访。他们都问你怎么对四大名著这么熟悉,我跟他们说因为上海女朋友抛弃了我,他们都不信。感谢这位女朋友,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出名了总要做点什么吧,但我总不能给这30万粉丝讲课吧,毕竟不是每个粉丝都像你们一样好学。我就想到了做脱口秀演出,第一场在北京,1000张票,两天卖光了,吓了我一跳。直到那时我才知道,我可以走偶像派的路线。做完脱口秀演出后优酷来找我拍《老友记》,于是我就跟薛蛮子聊了两集,聊完他就嫖娼了。

那段时间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天天播大V的社会责任什么的,背景放的就是我访谈薛蛮子的视频。这是我人生第一次上新闻联播,竟然是因为另一个人嫖娼。我很多朋友看到后给我打电话问:薛蛮子是不是把你嫖了?

这事直接就灭了我想走娱乐圈的这条路,风险太高了,不小心就嫖娼了。现在我笑着说出来,但当时却实在不轻松,天天有人在我微博评论里骂我。虽然不是我嫖娼,但感觉上我是个共犯。总有人让我写个关于幽默的文章,但我觉得幽默应该不是一篇文章,而应该是一种生活态度,就是能始终找到最有趣的角度,把残酷的生活,变成一个大大的玩笑,自己逗自己个乐,自己笑了,便什么都放下了。

如何做到逗自己乐呢?我有两个常用方法,一是自己嘲笑失败的自己,自己都嘲笑过自己了,别人的嘲笑算什么呢?意思就是等你们嘲笑我的时候,我早就嘲笑过自己了。比如卖内衣那事,我自己都嘲笑过自己数百次了,你们刚才的笑声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个鼓励。

二是反向推理,把结果反过来,然后去寻找依据。比如自己面试失败,我真是太悲催了。反向推理就是,真幸运今天面试失败了。然后去找个荒诞的理由让自己觉得开心。比如:因为那家公司的前台实在不好看了。

你们要问我将来要做什么,我现在的想法是做个安静的哲学家,哦不对,是个很帅的哲学家。将来要是变了也不怨我,毕竟我不是那种习惯规划的人,我只要一规划,差不多就要改行。时间差不多了哈,我做个总结吧,其实我的人生一点都不振奋人心,也没有你们想你听的辉煌和成功,但如果能让我分享几点的话,我就想通过一晚上的交流说三点:

第一点是所有的累积和经历都是有意义的,哪怕现在看上去没有意义,所以用心做好当下的每一件事,都会在未来的某一刻派上用场,这些经历最终会累积起来,把你推向一个位置。当你回首一看,每步的积累都有其价值。比如过去一次伤害让你认识了一个人,通过认识这个人了解了某件事,了解了某件事发现了这个机会。对未来而言,当下每件事都不可或缺。

第二点是人生要经常跟自己开玩笑,比如各种失败,挫折,和突发的打击。要找到最幽默的角度去看待,把它们变成一个一个的玩笑,对着自己的失败哄自己咯咯做笑,你就是个人生的赢家。因为真正的幽默,其实也是智慧,说明一个人看问题的角度非常多。

最后一点就是,懂内衣很重要。

谢谢大家,祝大家晚上愉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华推荐
  • 一个人开始废掉的3种迹象

    一个人开始废掉的3种迹象

  • 从零到60秒的惬意冰镇啤酒

    从零到60秒的惬意冰镇啤酒

  • 马云、马化腾、王石都弃之不用的人,有一个共同点

    马云、马化腾、王石都弃之不用的人,有一个

  • 哥特式高迪凳子

    哥特式高迪凳子

  • 千亿小米,雷军逆袭

    千亿小米,雷军逆袭

  • 她一战赚了几十亿,她说:世界上最好的生意有三种

    她一战赚了几十亿,她说:世界上最好的生意有

  • 雷军:合伙人比制度更重要!

    雷军:合伙人比制度更重要!

  • 一个美美的令人喜欢的自行车铃

    一个美美的令人喜欢的自行车铃

QQ客服热线
QQ:1090281100 周一至周日:09:00 - 21:00
WeChat:dianlingkeji
Email:kaixin1069@vip.qq.com

优定义logo

勿要吝啬你无形资产,请为创新续源,知识、点子、灵感、经验、需求等均是创新源泉,你不经意的一句话将是另一个人的灵感。明天的明天,还有明天,我们应该把握今天,每一个今天,都有一个新的事物在出现,今天的漠视明天的落后,不浪费每一个学习的时刻,学习助力非凡。

技术支持 Discuz! X3.4 - 3.5 beta © 2001-2018 Comsenz Inc.

小黑屋|手机版|优定义 ( 粤ICP备16085288号-2 )|申请友链|网站地图

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1144 号 GMT+8, 2018-8-21 04:03 , Processed in 0.103501 second(s), 2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