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定义网

奥斯卡影帝德尼罗纽约大学Tisch艺术学院毕业典礼演讲稿

迟宇涵 发表于 2018-6-1 22:46: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jpg
尊敬的格林校长、各位院长、学校领导、老师、职工、家长、朋友们,以及纽约大学Tisch艺术学院2015届的同学们:

感谢邀请我今天同你们一起庆祝。Tisch的毕业生们,你们做到了,但你们也完蛋了!你们好好想一想,护理学院的毕业生,他们都有工作了;牙医学院的毕业生,也都工作了;斯特恩商学院的毕业生,他们也搞定了工作;医学院的每一位毕业生,也会找到工作;法学院那群骄傲的毕业生,他们找工作也都没有问题的。就算有问题,他们也不会在乎,毕竟他们都是律师。

英语专业的也不成问题,至少他们可以在家里写小说;教师专业呢,他们也会开始工作的——尽管是艰苦的工作,微薄的工资,但至少还是有工作的。会计专业的毕业生,他们也都有工作了。而你们呢?羡慕那些会计师吗?我想不是。他们都有选择的权利。或许,他们对会计专业充满了热情,但我觉得他们很有可能是凭借理性、逻辑和常识选择了一个职业,满足了他们对稳定和成功的期望。

在Tisch艺术学院谈理性、逻辑、常识?你在开玩笑嘛?但你们没有选择的权利,对吧?你发现了某种才能,培养了你的志向,并对此充满热情。一旦你有了这种感觉,你就无法抗拒,只能跟着感觉走。在艺术世界里,热情总是要胜过理性。你们不仅在追随梦想,更是在伸手抓住你们的命运。 你们是舞蹈家、歌手、编舞、音乐家、电影制作人、编剧、摄影师、导演、制片人、演员。你们是艺术家。没错,你们完蛋了。

好消息是,这并不是一个很糟糕的开始。既然你们已经做出了这个决定——或者更准确地说,屈服于这个决定——那么你未来的道路很清晰。不会一帆风顺,但至少很清晰。你得继续努力下去,就这么简单。你们从Tisch毕业了,这是件大事。换一个角度说,你们从Tisch毕业了,多大点事儿啊!毕业了,多大点事儿啊!

起码,这是一个开始。在你们成功毕业的今天,有一扇新的大门将会为你们打开。而这扇门通往一条一生中不断被拒绝的道路。这是不可避免的,这就是毕业生所说的“真实世界”。你会在参加试镜、面试的时候被拒绝,你会在找投资者的时候碰壁,你会在找人看你写的作品时吃闭门羹,或者是在寻找导演或编舞的工作时尝到被拒绝的滋味。

那遭到拒绝后你该怎么处理呢?我听说安定和维柯丁挺有效果,但我也不确定。干我们这行,不能太放松和随心所欲,也不应该完全阻挡内心的痛苦。没有了痛苦,我们还有什么可说的?不过,在某些特殊的情况下可以允许自己喝两杯,比如说——我就打个比方——我要在毕业典礼上给一千多个毕业生以及他们的家人演讲。

被拒绝会很痛苦。但是,我觉得,被拒绝往往跟你本人没有很大的关系。当你参加试镜或推销某个方案的时候,导演、制作人或者投资者很可能内心早已有了不同的想法或者不同的人选。这就是事实。

我最近试演《塞尔玛》里马丁·路德·金这个角色时就是那样一个情况。我觉得很可惜,那个角色我一定能演得很棒,感觉是为我写的一样。但导演有不同的想法。你们知道吗?她是对的。好像导演总是对的呢。你们不要误会,大卫·奥伊罗演得很不错。就是,如果是我,可能不会选一个英国演员而已……连我都多次被拒绝,你们害怕什么?

我还有两个故事要讲,这两个故事是真实的。我为《战鼓轻悄》面试过七次。前两三次我是试演亨利·维金,最后是迈克尔·莫里亚蒂演的那个角色。我还面试了导演和制作人的职位,然后他们让我再过去试演另一个角色,就是布鲁斯·皮尔森,后来又面试了导演和制作人的职位。
这些职位我全都应聘了,好像只要我能继续参加面试,他们就会有时间找他们更喜欢的人。我还是不知道他们想找的是谁,但我很高兴在他们放弃寻找的时候我还没放弃。

还有一次我去试演了一部话剧。他们一次又一次让我试演,我还以为我搞定了,结果他们找了一位有名的演员来演。没得到那个角色让我很难过,但我还是能理解的。如果输给了像我一样没有名气的演员,我也会理解的。这种事情跟你个人根本没有关系。有时候,只不过是导演心里有了另一种类型的人选。

在你的职业生涯中,会有很多人给你提意见,不是导演就是制片公司老板,不是投资者就是编剧(但是大部分时候他们会尽量让编剧远离你),还有的时候是像你一样的艺术家给的意见。 别误会,我其实蛮喜欢编剧的,我总是会让他们待在片场里。学会倾听他人的意见,最终权不在你手里。

你要倾听大家的意见,也要倾听自己的内心。我接下来会从一个电影演员的角度来讲,但是我相信对你们所有人都适用,你们会在各种领域中遇到同样的情况。导演得到认可只是因为你让他或她得到认可。一开始,你们可能会有不同的意见,导演有自己的想法,你同时也会对角色有自己的理解。

当你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演员时,或许你当时的想法不会像在之后的职业生涯中那样得到信任。你被雇佣是因为导演在面试你的时候从你身上看到了某种符合他们想法的东西。

他们有可能会给你机会按自己的想法去演,但是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导演手里。在你之后的职业生涯中,当你积累了一些代表作时,也许导演会更信任你,但基本上还是一样的情况。

或许,你会有更多的机会按自己的想法去尝试,或许,导演看上去同意了你的表演方式。但如果这是一部电影,当导演在剪辑室做出最终决定的时候,你并不会在场。如果能共同解决那是最好的。作为演员,你要真实对待你的角色,也要真实对待你自己。但是,重点是你成功拿到了这个角色,那是件多么重要的事情。作为导演或制作人,你同样要真实对待自己,也要真实对待作品。

一部电影、一支舞蹈、一部话剧,它们都不是艺术家可以随便玩玩、展示自己个性的场所,而是依靠一群艺术家集体贡献的一部艺术作品。而且这个群体很大,包括:制作、服装设计师、摄影指导、化妆师、理发师、舞台监督、导演助理、编舞者等等。还有其他很多,我就不一一列举了。

总之,每一个人发挥着重要而不可或缺的作用。导演、制作人、编舞者、团队艺术总监,这些都是很有权力的职位。但是,这个权力并不来自于这个职位本身,而是来自于信任、尊重、想象力、努力、以及合作。

你对自己的要求总会比任何导演还严格,我也不会让你们不要对自己太严格。我想,你们不是因为觉得轻松而选了这条路。为了得到一份工作,你要满足导演的要求,但你也要满足你对自己的要求。

这可能会让你感到矛盾。你想按自己的理解演这个角色,导演却有不同的想法。你要跟导演好好讨论,说不定有妥协的可能性,一定要有空间去尝试不同的方式。但是你不要把它搞得很民主。在片场或舞台上,总是需要一个人来做最终的决定,需要一个人把所有的东西都整合起来。那个人就是导演。所以,你不要太执着了,否则,不管你演得多“正确”,你根本就不会在片中出现。

学校领导不让我说太多,我现在可以回答你们所有人在想的问题。是的,现在转导演专业已经来不及了。在我准备今天这个“角色”的时候,我问了几个Tisch的学生有没有对这次演讲的建议。他们给的第一个建议是,不要说太多。他们说,我可以给些建议,那是应该的,不会有人介意。然后他们就又说,不要说太多。给一群已经规划好未来的人提一些建议,我觉得是很不容易。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些我对我孩子说的话。

首先,不管怎么样,不要去Tisch艺术学院,还是读个会计专业好。说完,我就会改变主意。虽然听起来很老土,我还是会告诉他们,不要怕失败。我会劝他们多冒险,开放思想,尝试新的经历和想法。我会告诉他们,如果你们不去看,你们永远不会知道。你们需要鼓起勇气,到外面的世界去冒险。我会对他们说,如果想要踏入艺术的世界,我希望他们会找到一个由志同道合者组成的、可以育人的、有挑战性的群体。就像Tisch艺术学院一样。

如果他们发现自己有某种才能,而且有进入表演艺术圈的强烈愿望,我会说,你要合作、尽量让一切变得更好,但是你不用对整个项目负责,你只要负责你自己那部分。有时候,你所参与的电影、舞蹈、话剧、音乐会会受到批评家和观众的差评。但这不能怪你自己,因为你会把一切都投入到你的工作当中去。

你自己不要去判断你所演的角色,同样不要被别人对你所参与的作品的判断而左右。即便你是跟艾德·伍德、费德里柯·费里尼或者马丁·斯科塞斯合作,你做出的贡献和工作方式都是一样的。顺便说一句,有时候,不管你多尽力,结果还是会不够好。其中有很多原因,但是只要你尽了最大努力,你就不用自责了。

毕业后你永远拿不到满分了,你在上学的时候经常得A吗?有的话,那就恭喜你啦。但是,在这个真实的世界,你是永远拿不到满分的。人生难免起起落落。我今天想跟你们说的是,不要紧。我现在就可以想象你们今天不是穿着毕业服,而是穿着纽约艺术学院的定制T恤上台拿到文凭的。反面印着:“被拒绝,不是你个人的错”,正面印了你们的口号、你们的口头禅、你们的呐喊:“下一个”。

你没有得到那个角色?这就是我的意思——下一个。你会得到下一个(机会),或者是下下一个。你没有得到“白橡酒馆”的那份侍者的工作?下一个。你会得到下一分工作,比如在“乔西家”酒保工作。你没考上朱利亚德学院?下一个。你会考上耶鲁,或者Tisch艺术学院。你们不要介意,我知道你们喜欢那个笑话。不,当然选择Tisch跟选择艺术是一样的,它不是你的第一个选择,而是你唯一的选择。我没有上过Tisch,其实什么大学都没上过,没上过高三,高二也没读完。

不过,我一直觉得自己是Tisch这个大家庭的一员。我成长的社区和Tisch在同一个地区,我还和很多Tisch的毕业生合作过,包括1964届毕业生马丁·斯科塞斯。在你们学习专业的过程中,你们也要学习互相信任和互相依靠。这会让你们勇于冒险,因为你们知道你们都在同一条船上。

我们会不止一次和同一个人合作,这是有原因的。我和马丁合作过八部电影,还打算继续合作。1963年12月,还是学生的他和Tisch的同学塞尔玛·斯库马合作拍摄电影作业。后来,斯库马成了他的剪辑师,他们迄今已经合作了约25部电影。

像卡索维茨、费里尼、希区柯克等导演,他们也是不止一次和同一个人合作,就像一个“定目剧团”一样。现在,大卫·O·拉塞尔、韦斯·安德森都还保持着这一传统。所以,要珍惜你们在班里和早期作品中建立的友谊和工作关系。你不会知道这些关系在未来会带给你什么。说不定它们会给你带来创造性重大转折或者是一个让你印象深刻的小细节。

在《出租车司机》里,我跟马丁都想让特拉维斯·比克尔(德尼罗主演的角色)梳莫霍克发型,这是这个角色很重要的一个细节。但我拍完《出租车司机》后要开始拍的《最后大亨》需要我留长发,就不能剪。而且我们知道一个假的莫霍克发型可会显得太假了。

因此,我们那天在吃午饭的时候聊了这件事,最后决定请当时技术最好的化妆师迪克·史密斯来试做。如果你看过那部电影,你会发现最终效果还是挺成功的,现在你们也都知道了,那个发型不是真的。

友谊、工作关系、合作,你永远不知道当你和有创造力的朋友聚在一起时会发生什么。马丁·斯科塞斯去年站着在这里向2014届的毕业生发表演讲,而现在我在这里,我们都在这个稍微大了点的学生礼堂里。今天,在你们即将奔向丰富而充满挑战的未来的时刻,你们欢聚一堂,庆祝你们迄今为止所取得的成就。而我呢,我来这是为了给导演和制作专业的同学分发我照片和简历。很荣幸能和这么多年轻的创造者相聚在这里,这让我对表演与媒体艺术的未来充满了希望。我知道你们会成功的。

你们每一个人都会成功的。祝你们好运。下一个。谢谢你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华推荐
  • 一个人开始废掉的3种迹象

    一个人开始废掉的3种迹象

  • 从零到60秒的惬意冰镇啤酒

    从零到60秒的惬意冰镇啤酒

  • 马云、马化腾、王石都弃之不用的人,有一个共同点

    马云、马化腾、王石都弃之不用的人,有一个

  • 哥特式高迪凳子

    哥特式高迪凳子

  • 千亿小米,雷军逆袭

    千亿小米,雷军逆袭

  • 她一战赚了几十亿,她说:世界上最好的生意有三种

    她一战赚了几十亿,她说:世界上最好的生意有

  • 雷军:合伙人比制度更重要!

    雷军:合伙人比制度更重要!

  • 一个美美的令人喜欢的自行车铃

    一个美美的令人喜欢的自行车铃

QQ客服热线
QQ:1090281100 周一至周日:09:00 - 21:00
WeChat:dianlingkeji
Email:kaixin1069@vip.qq.com

优定义logo

勿要吝啬你无形资产,请为创新续源,知识、点子、灵感、经验、需求等均是创新源泉,你不经意的一句话将是另一个人的灵感。明天的明天,还有明天,我们应该把握今天,每一个今天,都有一个新的事物在出现,今天的漠视明天的落后,不浪费每一个学习的时刻,学习助力非凡。

技术支持 Discuz! X3.4 - 3.5 beta © 2001-2018 Comsenz Inc.

小黑屋|手机版|优定义 ( 粤ICP备16085288号-2 )|申请友链|网站地图

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1144 号 GMT+8, 2018-8-21 04:04 , Processed in 0.102420 second(s), 2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