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定义网

李开复演讲稿,李开复在南京大学演讲自述成长经历

白云汐 发表于 2018-5-26 11:39: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jpg

今天我想用讲故事的方法,来传播我的一些理念和想法,就像我最新的一本书《世界因你而不同》一样,我希望用更生动有趣的方法来讲故事,然后希望你们从这些故事里面得到一些启发。

今天我就从我的出生讲起:我出生于1961年,台湾。在这个图上可以看出来哪一个是我么?最小的、最胖的、头最秃的。不过,现在我已经是家里最高的,还可能是最瘦的,也还是头发最多的。

我出生在1961年,我的父母亲在当时已经是53岁和43岁,但是他们还是决定要把我生下来,所以这是我最感谢他们的第一个理由。但是,我更感谢他们的一个理由是,他们是非常开明的父母,他们让我有一个非常快乐的童年,而且他们让我有一个非常调皮的童年。很多人说,为什么一个人会有创意,为什么有些人会很聪明。

我觉得理由可能有不少,但是其中之一重要的理由是,父母亲让他有一个非常快乐的童年,让他有很多机会发挥自己的创意,虽然有时候这些创意有点顽皮甚至有点不乖。我小时候做过很多的这种顽皮的事情。

有一次我发现,邻居跟我们说他的家里的池塘有100条鱼,但是我怎么想怎么不对,然后基于父母亲教我的“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我就去数。数来数去,我发现鱼游的很快,我数不清楚到底是不是有100条,但是我认为这数目是不真实。

所以基于一个科学家打假的精神,我就把池塘的水放光了,然后数得非常清楚,只有50条鱼。当然,这个打假“专家”当时并没有得到太多的奖励,邻居到我家去抱怨,我母亲对他赔罪。

但我隐约在我赔罪的母亲的眼角和嘴角看到了一丝得意——得意这个孩子虽然很调皮,虽然害她去道歉,但是蛮可爱的、蛮调皮的、蛮聪明的、满创新的、蛮大胆的。母亲并没有打我,在这样的母亲的鼓励之下,我继续做我的调皮的孩子。

我在小孩子的时候,最讨厌的事情,就是睡觉。怎么样能晚一点睡觉呢?每次我哀求我的母亲能晚一点睡觉,得到的答案都是NO。于是我想办法:我不能改变你的想法,但是我可以把你的钟和表全部都改了。

有一天晚上,我真的把所有的钟表都改晚了一个小时,让我也晚睡了一个小时。可是,第二天,当姐姐起来,全家鸡飞狗跳,每一个人迟到,——上班迟到、上学迟到,都在抱怨我的时候,我又看到我的母亲的眼角和嘴角有丝丝的安慰鼓励,而且觉得我很可爱。可能因为我的母亲本身也是很调皮的,她从小聪明顽皮调皮的,也许她更能够对我这种做法容忍。

她常跟我我们说她小时候的故事。她在东北长大,当时因为抗日战争,她从东北来到了北京,她就坐上了火车。她父母亲对她很好,给了她半个西瓜,让她慢慢吃。然后是她发现火车外面有很多小混混对她指指点点的,因为我母亲年轻的时候长得很漂亮。

然后她就很不高兴,她想该怎么办呢?在火车快要开走的时候,她看着一个小混混说,哎,过来过来。然后小混混就很高兴的就走到她的旁边,她就把半个西瓜盖在他头上。这就是我母亲从小告诉我她的故事,也激励我做一个顽皮的孩子。

激励、放权、鼓励,这就是我开明的父母亲。让我最难忘的一件事情,当我入学之前,还在读幼儿园的时候。那时候我5岁,在台湾6岁上小学,当时我4岁多5岁。我读幼儿园读得非常枯燥,我就跟我的父母亲说我想读小学,我想大部分的父母亲会说,“胡闹,读什么小学,乖乖读你的幼儿园”。

但是我的父母亲,耐心听了我的理由,然后说好,那公立的小学是进不了,因为它必须达到年龄。但是只要你能考进私立的学校,我们让你去读小学,考不上就继续读幼儿园。然后,我就去考,还真考上了。考上了的时候,我母亲和我一起去看放榜的时候,我记得,她的不仅眼角和嘴角,她的整个脸和整个身体都在笑,因为她非常自豪有这样聪明的一个孩子。

我更感谢的不是能够让我早一年读书,其实一年的光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更重要的是:让我一个5岁的孩子,就认为自己是个人,不是个附属品,可以做决定,被父母亲信任。这一点是最重要的。

但父母亲虽然非常放权,非常信任我,但是也不是从来不惩罚我。在适当的时候,他们会给我非常严厉的惩罚。就在读这个小学读了一个月之后,一个隔壁的阿姨来到家里,阿姨就问我说“啊,还在读幼儿园呢?”我说:“不,我早就在读小学了”。她说,“小学?你读的来么?”我说:“当然读的来了。”

她说“你的成绩如何?”我说“我啊,还没见过99分呢。”因为我的成绩都是100分,多神气啊!当时我看到我的母亲,她的眼角嘴角没有任何微笑。但是她也没有做什么事情。一个星期以后,我得了一个90分回家。我就被狠狠的打了一顿。

我说为什么要打我,90分也不错,比我少得还有很多啊。她说:“我记得一个星期以前你说过,你没有得过、没有看过99分,那么今天你得了90分,我就要打你一顿。”我说“那也不要成绩不好就打成这样子啊?”我妈说,“不是打你成绩不好,是打你不谦虚。”

她说:“我们从小让你做决定,信任你,让你走你想走的路,因为我们看你很聪明,希望你自信。但是自信是必须要建设在谦虚的基础上,自信是必须要建设在自觉的基础上的。自信是不是自大,不是自夸的——谦虚是中国人的美德,知道了么?”

这就是今天的第一个启发:

自信不能够失去谦虚。(第一个启发)

在母亲和父亲的信任的环境中成长,也在他们不断地把中国的传统美德的教给我的环境中成长。到了10岁的时候,又有一件事情发生了。我10岁的时候,我哥哥从美国读完了博士,回到台湾。

这就是我哥哥回到台湾时的照片,我是右后方那个挺着胸的、正装的十岁孩子。哥哥跟我说,为什么不跟我一起回美国?当时我记得母亲又一次让我做决定。但是,这一次她是非常引导我的决定。她说:“你记得么,你小时候爱看的书《海伦凯勒传》《林肯传》《爱迪生传》,这些伟人都是来自美国。

我认为中国人一点都不输美国人,甚至超过美国人;但是,为什么这些自传,这些了不起的人都是美国人呢?这是因为美国的教育。我认为你应该考虑到美国去读书。当然如果你觉得不习惯,如果觉得不在父母身边生活,你也可以绝对不要去。”最后,我还是决定听妈妈的,还是去美国读书。

这是我的第二个最重要的决定。我想如果母亲给了我生命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那她给我选择,是第二件最重要的事情;她在我十岁的时候,给我自由是第三件最重要的事情。因为作为家里的幺儿你可以想象,她还是多么不舍得让我去。

但是她为了我好,还是让我到美国去做小留学生。去了以后,还又感觉不舍得,然后她又花了一半的时间在美国陪我。这也是很大的牺牲,因为作为不懂英文,在美国,整天在家没事做,除了帮哥哥嫂嫂和我做饭以外,她任劳任怨在美国跟我呆了3年半的时光。所以我对母亲给我爱,给我生命、选择和自由是牢记终身的。

在美国,我也感受到了美国的教育。美国的教育是一种鼓励的、支持的,是一种放权的。我记得当时我的数学,他们觉得我的数学特别好,然后他们就让我感觉我就想数学天才一样,给了我非常大的自信。

最后让我在美国田纳西州立数学比赛中得了第一名。当然后来我发现,其实自己并不是数学天才。但是我发觉,当大家鼓励都你的时候,你就对自己有信心,甚至对这么枯燥的数学发生兴趣。这也是一个很大的学习。同时,我也发现有些科目不是很好,比如历史,你想一个11岁的孩子去学美国历史,这也是不容易的事情。

但是我记得老师跟我说,考试考不完,你可以回家去考,你可以翻字典,你可以用整晚去做这一小时的考试。但是我相信你不会去翻书。这句话也让我牢记终身。他就意味着对11、12岁的孩子就有一种信任,让我理解了诚信的意义,让我理解了责任感的意义。

在这美国的环境中呢我也得到了很多的机会,包括了创业的机会。在高中的时候,我得到了很多的创业的机会,我得到了一个特别的奖赏。然后高中毕业之后,我进入了哥伦比亚大学。

当时,在哥伦比亚大学,记得父母亲最担心的就是:啊,那是纽约啊,离哈伦区离黑人区很近啊,是不是很危险?于是我的父亲、姐姐,还有妈妈(没有在这张照片里)还有姐姐的孩子一起去纽约看了一遍。最后,他们说纽约很危险,但是哥伦比亚大学很安全,你可以读。

30年之后,我太太跟我妈妈说一样的话,因为我女儿也考入了哥伦比亚大学。所以,今年的4月,我们全家也是跑到哥伦比亚大学,去看了一遍。但是,结论是:纽约很安全,哥伦比亚大学也很安全。因为纽约市长在这么多年做了很多好的工作,纽约已经不是那么危险的一个城市了。

在哥伦比亚大学,我得到了很多。得到了最多的是,虽然作为偏重理工的学生,哥伦比亚大学有一个很特殊的要求,就是要求每一个学生要学哲学课、文学课、艺术课、音乐课。

当时很多像我一样的理工科的学生或者像我这样偏理工的学生,都认为:这些课读来干什么?有什么用?可是读完了以后,还是觉得蛮有意思的。这是当时我读过的课本。从柏拉图到Nietzsche(尼采)到Freud(佛洛依德)都读过。读完了以后还是觉得蛮有意思的。

但一直到今天,我来回顾,我才觉得读这些哲学和文学的作品,还有那些哥伦比亚大学的大师帮我们讲解,对我来说,让我有了一个更开拓了的视野,让我有更多的方法来思考问题。那么理工科和学人文的,左右脑的发展是不一样的,在哥伦比亚大学我得到了比较平衡的发展,这对我是相当有帮助的。

甚至我想,如果不是哥伦比亚大学,也许我写不出这四本书,也许我不会做这些演讲。所以,这样的一个学习,我觉得非常有用。所以,我鼓励在座的理工科的学生,不妨选修一两门这类课程,尤其是那些对此有兴趣的。

在这里你还可以看到真的是我的课本,在右边中间的那本,《文言文入门》。那是当时,我跟老师说,你怎么老教西方哲学,不教东方哲学呢?他说,对不起,东方哲学你要去选修。我说好,选修就选修。然后我就到中文系里面,选修了《文言文入门》。

所以,如果你看了《做最好的自己》,里面说了很多庄子老子的话,然后你怀疑11岁到美国的李开复,这一定是别人代写的,他自己是不可能知道老子和庄子的,其实是不对的,当时我确是都读了。只是当时真的记得么,也不一定。但是我发现加入了Google之后,什么文言文一句话,不能全部记得,没关系,只记住一段,其他谷歌一下就知道了。

你打入“学而时习”,然后其他的它就告诉你,是不是?所以文言文也是当时学到。所以,这个非常开阔的一个教育,一个人文的教育,在英文叫做humanistic education, liberal education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当时我选择的是政治系活法律系,那是哥伦比亚大学非常著名的,仅仅排在哈佛和耶鲁之后第三名的系。当时呢,我实在读的非常辛苦,因为我每天上课就想打瞌睡。

虽然我进入的时候,感觉自己很有理想,知道自己想做什么。我想就像各位进入南大的时候,想着自己要修什么课,要做什么专业,都是抱着满腔热血,但是有时候一读起来就发现有点枯燥。当时,我读政治系的课程,确是感觉每天就想是打瞌睡,不知道怎么办。当时打瞌睡的时候还有很有趣的一件事情,就是还有一个人陪我打瞌睡,这个人就是现任的美国总统,奥巴马。

认得出来时他么?是不是人到中年,反而更帅了?——我把这当作对我的一个赞美,谢谢!可是我非常幸运的是,我发现我的最爱,电脑。虽然我不爱法律,但是我很爱电脑。怎么找到电脑的呢?其实也是很偶然的,我就是在高中时就对电脑产生兴趣,读大学的时候,虽然是选择法律系,但是,我总是想着要不要去选修一些有兴趣的东西,于是我就选修了电脑课。

一修就发现,这个真的很酷。就想到电脑有没有可能改变世界,有没有可能电脑可以取代人脑,虽然当时电脑的就业是不容易的,不像今天这样。法律系的就业是非常明确的:毕业之后,读了law school,然后做律师,然后再从政或者什么的,是非常明确的。电脑是非常不明确:当时能够雇computer scientist的,恐怕只有IBM一个公司。

但是,当时我并没有想这么多,我只是想着这么好的东西,一定会越做越大越做越好。更重要的不是说就业的方向在哪里,而是说这是我心中想做的事情。然后我就告诉自己说,我应该转系。然后我就从法律系转到了计算机科学系。

为什么?如果说想一想,为什么我会突然找到我的最爱?我想,主要理由,就用一句话来解释,就是:

天赋就是兴趣,兴趣就是天赋。(第二个启发)

就算它不是,它也会变成这样。因为,你想想,如果你对一件事情有天赋,你做的很好,周围人的都夸奖你,然后你都是得第一名。那慢慢的,你就会想,哇,我好厉害了,我好有兴趣啊,没有兴趣,也变成有兴趣了。

如果你想象对一件事情,你有兴趣,然后吃饭睡觉洗澡,都在想他,那么你当然就会做得很好,因为你想的时间,你爱他忍不住是做他,最后你没有天赋也做出天赋了。所以我觉得兴趣和天赋两个是相辅相成的。当然不是百分之百,但是百分之九十九,应该不为过。

我以前也喜欢数学,后来喜欢计算机,都是这个道理。还有一点提醒各位同学,如果你不知道自己的兴趣在哪里,不妨想想你的天赋在哪里;如果你不知道自己的天赋在哪里,不妨想一想自己的兴趣在哪里。如果你觉得两个都不知道,那不妨像我一样,对那些有趣的课程,先去选一选或者旁听一下,也许你就会像我一样,从计算机里面或者你选的课里面,找到你的兴趣。

83年,我从哥伦比亚毕业,到了Carnegie Mellon去读我的博士学位。在Carnegie Mellon,我有两个教授,对我有非常大的影响。第一个教授是我的系主任Nicole Hagerman,是我进入学校见的第一个老师,当时我就问他说,“Nicole,你对我们有什么期望?对我们的博士论文有什么期望?”。他说,“非常简单,我希望你在你的狭窄领域里,成为世界第一人。

我希望你的论文,成为你的狭窄领域里的世界第一人”。当时,我觉得非常震撼,作为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学生,怎么能想世界第一人,世界第一的论文?这怎么可能呢?我就问他,怎么有这个可能?

然后他告诉我说,“先让我解释一下,不是让你成为计算机的第一人,也不是让你成为人工智能或者语音识别的第一人,而是说你的论文题目是什么,在这个论文题目的狭窄领域里,你的论文就是世界最好的论文,你就是在这个论文的狭窄领域里,世界的第一人。这就是你应该有的期望,至少应该朝着这个目标去做,即使做不到,也要努力的去做。这句话我就牢牢记在心中。”

然后我又问他说,“所以,我从Carnegie Mellon带走的,最大的礼物,最重要的财产就是我的博士论文,这么说,对么?”他说,“不对,你的博士论文做完就过时了,你的领域可能做完就换了。但是你的读博士的几年过程中,学习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如何去思考,如何去做学问,如何从不同的多的观点来看事情。你会学到,看到未解的问题,如何去开始分析它、解决它、解决它。

当你看到一个未解的问题,你会首先理解,一个问题不是非黑即白的,是从很多的观点来看问题,你会学会尊重别人的思考,然后从不同的角度来看问题,然后从众多的观点里面挑选一个最合适你的,来做你要做的学问。这就是你从Carnegie Mellon带走的。”

所以,我把他说的这句话,转换成了一个比较中国式的描述。我们中国常常说,传道、解惑,但是在21世纪,尤其在研究的领域里,我想说的是:

思考其实比传道更重要,观点其实比解惑更重要。(第三个启发)

这句话告诉我们的,就是说,老师做老师,可以做应该做的,不仅仅是把一个道理教给学生,而是要让学生如何思考。这样他毕业以后,可以自己去学新的学问,学问而不是需要老师。这就告诉我们,学生有一个问题,老师不仅仅告诉他说,这个问题的回答是什么;而是告诉他,每个问题有很多不同的观点来看它。当他理解了众多观点之后,他再去挑哪个观点,而不是认为每个问题只有一个回答。

这是我的系主任带给我的第三个启发。

之后,我就选择了我的导师,我的导师是Raj Reddy。我的导师让我做语音识别,当时他告诉我说,你想让计算机变得跟人脑一样,能取代人脑,那我们就取代人脑一个事情,你来做一个懂语音语言的系统。我觉得这很好,那么怎么来做呢?

他说你应该用“人工语音专家系统”来做,他说这个事是最hot的technology,我说OK。然后我就做了一年。做了一年发了一篇论文以后,我想到这个论文可以延续下去,但是做不了像Nicole Hagerman说得那样,成为该狭窄领域里最好的一篇论文。所以我想了半天以后,我觉得说,也许要跟我的导师探讨一下,有没有更好的方法来做语音识别系统。

那么,刚好有一个师兄,他教了我一些语音识别的统计学的方法和统计的模型,于是我就大胆去见了我的博士导师Raj Reddy。我跟他说Raj,我觉得语言识别,你给我指的路我很喜欢;但是你让我用的方法,专家系统,我觉得可能行不通,我希望用我的一种方法,统计的方法来做语音识别的问题。当时我的导师听晚了之后,他给了我的回答,让我牢记终身。

他是这么说的,他说,

我不同意你,但是我支持你。(第四个启发)

我们都知道哲学家伏尔泰说过一句话,他说我不同意你,但是我用我的生命来捍卫你说话的权力。这是一种言论自由的一种描述。但是我觉得我的导师Raj Reddy更了不起:因为他不仅是捍卫我发言的权力,他还要来支持我;而且他不仅仅嘴里支持我,他行动上也支持我。

他后来给我买了最好的机器,给我买了最全的数据,然后,真的让我来做出了一个当时最好的语音识别的系统。事后,有人问他说,你的学生来挑战你,为什么你这么有胸怀,来接受他的意见?他的回答,也让我牢记终身。

他说,“这其实不仅是一种胸怀,而是科学家应该有的精神。因为在科学面前,我们都是平等的。老师和学生都是面临一些未解的问题,我并不能确定我的方法比开复更好;但是我可以有权力有我的意见,开复也有权力有他的意见。

我个人认为当两个意见都可能可行的时候,他应该用自己的意见来做,因为这是他的兴趣,他的信念。他走他的路可能会比走我的路更有有利,也可能更成功。所以我要用这个方法来支持他。”这是他的回答,其实他这句话不仅代表一种胸怀   和雅量,而且是一种很珍贵的领导力。

博士论文在88年成为一个语音技术的突破,也在《纽约时报》和《商业周刊》登出来,被选为当年最大一个突破。现今天也成为很多语音产品里面的核心技术。但是在这些成功的论文之中,我又碰到了一个巨大的挫折。这个挫折,就是我在我读博士的第二年的暑假,我接了一个教书的机会。这个机会,是我来教60位宾州的天才,教他们如何编程,共有8个礼拜的时间。

当时,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趣的工作,而且还可以赚点外快。我就每周一三五的8点钟到教室,1个半小时我教他们编程。我记得很清楚,当时黑板从左到右,擦掉然后再从左写到右,一直到一个半小时结束。下午,我再在实验室教他们编程。8个星期之后,他们都会编程,而且编的都很好。当时,我感觉非常的欣慰,我觉得自己真是个好老师。

一直到后来,我到我到我老板的办公室去拿我的薪水,才发现我的老板桌子上旁边有一叠纸。我问老板,那是什么东西。老板说,哦,那是学生对老师的评语。我说,我可以看看么?他说,你呀,别看了吧。我说没关系,我看了明年才会学习,才会教的更好。他说,明年你还要教啊?这时候我就知道情况不妙了,拿来一看,果然惨不忍睹。他们把我评为最坏的一个老师,给我起了各种绰号,包括开复剧场。

我今天还记得很清楚,Kaifu theatre。“他在上面讲话,我们在下面睡觉。”还有些说,“从来没见过目光不接触的老师,他对着黑板讲话,我们听都听不见。”各种各样的问题都提出来,当时我受了巨大的打击。我面临了一个十字路口,是不是以后就不演讲了,不要沟通了?

但是我想起来在大学时代,在哲学课里学到的一句话,Heraclitus(赫拉克利特),希腊的一位哲人,曾经说过,一个人如果能够思想,但是不会沟通、不会表达,其实他等于没有思想。那我怎么都不能让自己做一个没有思想的人。于是我决定,要学习如何沟通。我找了各种老师问他们,尤其是那些演讲很好的老师,问他们,你们演讲的秘诀是什么?

他们就告诉我说,你的学生怎么批评你?我说,他们说我目光不接触。他们就教我如何目光接触,就是随机的看人,依次看他的眼睛,3-5秒钟,不可以这样看下去,这叫机关枪式扫描。但是我说如果这样盯着人眼睛看,我会不好意思的,而且我想到他们是不是又该给我起绰号了。老师说,你先紧张没关系,你看最后一排你的同学,看他们的头顶,因为他们在最后一排,他们也不知道你在看他们。

然后老师说,你会紧张么?我说本来不知道会不会,但是现在你说了肯定会。你会发抖,很简单,你把你的双手放在讲桌,用力的压下去,你就不会发抖了。其实,今天我已经不再发抖了,没有发抖对吧?但是我已经习惯性的把手放在这里了,因为这是我老师教我的。

讲这些故事的目的,不是要教你如何成做一个优秀的演讲者,虽然你有兴趣,在网上我也有一篇叫做如何成为一个优秀的演讲者的一个PPT。但是讲这个故事,是让我们知道,人生会面临很多挫折,面临很多挫折,我们第一个会想到的,就是受了惩罚,为什么这么倒霉,为什么是我,我这么惨,我好可怜,我能不能把他忘掉?

不对,受到挫折,你不能把他忘掉,受到挫折你要想想看,为什么受这个挫折?然后问问看自己,以后要怎样做,才不会碰到这些问题。自己有什么问题缺陷、缺点,自己怎样去弥补,如何去学习,如何去成长。

我发现我的一生成长最多,都是来自于挫折,而不是来自于成功。所以当你碰到挫折碰到失败碰到了不如意的事情,一定要想记住这句话:

挫折不是一种惩罚,而是非常好的学习机会。(第五个启发)

90年到96年我离开了学校,然后88-90年,我在学校做了两年的教授,90年呢离开了学习,到了苹果。在苹果,我继续把语音识别做到了苹果机器里去,然后做了很多有趣的事情。在苹果我从一个科学家,也幸运成为一个经理人,而且在6年中成为了苹果的副总裁。

可能有人纳闷的说怎么可能科学家这么快成为副总,怎么可能这么快?其实这个地方,我要解释一下,其实在苹果我没有能力成为副总裁,只是这个时候苹果面临了巨大的问题,一两年都要裁员一次,一边裁普通的员工,一边是副总裁跳槽。6年之内几乎全部跳走了,然后一个一个的总监升副总裁,经理升总监。然后,我就在这样一个蜀中缺大将的情况之下,成为了Google的副总裁。但是就算如此,我还是在苹果学到很多东西。

我在苹果学到了做产品一定要把用户放在第一位;一个科学家做事情,往往是只会想到什么是最新的,但是工程师一定要先想到用户的利益,把用户放在第一位;我在苹果也学到了,如何去做一个好的管理者。我记得当时我成为一个管理者,是非常的偶然。当时我的老板到我的办公室说,开复,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一个?我说,先听坏消息。

坏消息,是你的项目被砍了。我说,好消息是什么?好消息是,我们还砍了几个别的项目。我说这算什么好消息。他说,我们把砍掉的项目,都归你管,恭喜你成为经理了。当时我说,你确定我能做经理么?他说,我觉得你可以。我说我没有经验啊,我没有学过做经理,没有这个技能。

他说,其实一个好的领导者,他最重要的不是什么管理技能,这些都可以学的;最重要的是他能得到周围人的信任和尊敬。(第五个启发)我觉得你可以做到这一点,其他的我都可以教你。

这是我学的非常重要的,所以到后来我挑选我的团队里面,谁能成为经理,谁能成为领导者,我就会想谁是最被别人信任的、被别人尊敬的人,而不是谁最会拍马屁,也不是谁最会讲话,也不是谁最会抢功劳。信任和尊敬是最重要的。

在苹果经过了6年的裁员,最后,我终于受不了了,到了SGI。到SGI很不幸,又碰到裁员。后来我太太还曾经跟我说,你好像是一个带来厄运的人,到了什么公司,他都裁员。后来她跟我说,像你这样的,只能到微软去了,只有像他们这样财大气粗,估计不会裁员。这是开玩笑,但是,在SGI,我进去的时候是非常风光的一个公司,是技术非常富有的公司。

当时在好莱坞的电影,比如说《魔鬼终结者》,里面的这些特殊效果都是SGI制作的。可是在SGI,一方面,也学到了很多东西,比如我们做网络服务器,赚了很多钱;让我学会了如何去管理研发的团队。但是我们也做了很多错误的决定,最大的错误的决定,就是我们做了这样一个软件。

这个软件其实非常酷,它能让你在一个浏览器里浏览三维的环境,当时你知道还是1996年,13年前,还没有三维加速器的时候就可以看到一个三维的环境,这是非常非常了不起的,没有任何一个公司可以做得到。因为SGI很懂三维的技术,能做这样一个三维的动画,在浏览器里面。当然今天都能做得更好,因为PC快了几十倍。但是当时,真的只有我们能做出这样的东西了。

所以我们这批工程师,就有点得意忘形,就说好,我们知道怎么做了,把这样一个做成一个产品,让Netscape、让IE去用,然后去做一个开发的工具,然后它就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三维动画的工具,甚至我们可以改编网络革命,可以做一个像second life这么酷的personal reality。我们可以做一个比flash更好的flash,三维的flash。当时这就是我们的梦想。

但是这批疯狂的工程师,他们懂技术,但是真的没有想清楚,市场在哪里。我们又想让三维的环境,让三维reality的人高兴,又想让三维flash的人高兴,最后做出了一个下载2M的Netscape flogging。可能在座的各位会说,下载2M的有什么了不起的,现在都是2M的。但是当时2M,在美国都是拨号上网,2M下载要用差不多20分钟,所以根本很少人使用。

然后我们试着去说服Netscape去捆绑,很好的消息是它捆绑了,但是IE不捆绑。所以很多用户都无法看内容,它无法看内容,那网站还为什么要用你这样的技术呢?最后种种的理由,结果这样的一个部门失败了。他失败的理由也就是没有看清楚,市场的需要,想满足两各用户群,最后两个都没有满足。然后太乐观的,把技术的优势,把科学家的又新又酷的满足感,取代了一人商人的对用户体验应有的商业价值,应有的商业模式。

这是我们犯的一个错误,这个错误非常惨痛。当时,记得老板把我叫到办公室告诉我,你的部门要取消了。然后我跟他说,这个我可以卖钱呢。他说好,能卖多少钱?我就告诉他能卖多少钱。他说那你就去卖,我给你6个月去卖。我说好。他说回来回来。我说怎么了?他说你后面有多少人?我说一百人。全给我带走,付不起那么多薪水。我说OK。再回来回来,你也给我走。

这就是他对我说的话。在6个月之后,我们就把这个部门卖掉。但是很不幸的是,买这个部门的公司,他也养不活这100个工程师,因为这个项目实在做得太大了。他把90个都解雇了。当时我遇到了一个人生的低谷,感觉到我不但一个产品失败了,犯了巨大的错我,而且我影响了90个人,和他们的家庭。这是有一个当时觉得,几乎不可原谅的错误。然后我进入了非常抑郁的状态,甚至去看过一些大夫。但是,我最后还是站起来了。

当时我想到的是,我演讲的挫折,让我学到了教训;那么产品的失败,让我学到什么教训呢?

我学到的教训,一句话来说,就是

创新本身并不重要,有用的创新才重要。(第六个启发)

这是一个科学家转型,常常会碰到的问题。因为在学术界里面,我们永远在衡量的是不是新的,是不是前人已经做过的,做过的我就不再做了,没做过的我才去做。只要证明它没有别人做过,我就可以出论文,我就可以毕业,我就可以评职称。当然学术界,尤其是大学的学术界,需要如此。

因为他们站在学术的前沿。但是在公司里,创新必须要让位给有用;我们宁愿做一个有用但是不创新的产品,也不愿意做一个创新但是没有用的产品。作为一个商业运营的公司,我很不幸的忘记了这一点。然后,我告诉自己说,以后,我要把有用创新作为我个人作为我的每一个做产品的一个衡量。

在98年我又做了一个巨大的决定,在把公司卖掉之后,尤其抑郁之后,我加入了微软,回到了中国,创立了微软中国研究院。为什么做这么大一个决定呢,从一个商业公司的副总裁,又回到了学术界,而且从美国回到了中国,而且从一个副总裁,变成了非副总裁。从各种角度看起来,都是走了一个回头路,走路不是往前走而是向后。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决定,为什么会做这样一个决定?因为91年的时候我的父亲过世了,我记得很清楚,当时他对孩子所说的话。他在49年来到台湾,之后只有一次机会回到故乡,回到四川。回到四川之后,他每一次谈到他的故乡,就会落泪。而他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人,而且从来不笑不哭的人。但是,他却不能自已的怀念他的故乡。

当他在他的病床上的时候,我记得非常清楚,他已经快要神志不清了,但是他说他做了一个梦。他告诉我们说他梦到了,来到一个海边,在海边一块石头,石头上有张纸,纸上写着四个字,这四个字是“中华之恋”。这种爱国情操,怀念故乡的思维,让我们孩子非常震惊。这样一个不苟言笑的人,是什么震撼了他,他藏在心里对故乡的怀念,终于在他过世的那一年他表露了出来。

而且他当时正在写一本书,《周恩来传》。当时国共合作的时候,他在周总理身边工作过。这本书他并没有完全写完,后来他生病了,他在病床上的时候,我就问他,我说爸爸,我会帮你找你的学生来完成这本书的。然后他说,这本书写不写完不重要,我其实还想写另外一本书,就是《中国人未来的希望》。当时他的身体已经很不好了,所以我就没有再继续问他,中国人未来的希望是什么。

但是这种情景,总是在我心中无法挥去。所以我一直想什么时候可以回中国工作,可以更多理解他对祖国有这样的一种情感。他在过世之前把他的孩子们叫到它的身边,他说,我希望你们能够有一个未来到中国工作,而且最好能把先进的教育也好,技术也好带回中国。

在91年的时候我正在苹果工作,我还没有看到这种机会。在苹果也回到几次中国,但是当时会想如果回到中国,加入国企或者当时的高校,我会非常严重的水土不服,我不能提供我的价值。而且当时的高校或国企也不会,不能够,让我发挥出我的潜力。所以一直不能够做我父亲想让我做的事情。

一直到98年,当微软要到中国。我觉得说,有了微软,有了微软研究院的力量,而且是世界第一的软件公司,它聘请了我,这样,我会在我非常熟悉的环境里工作,然后回到当时还不能说怀念而是好奇的故乡。

所以九八年,在我所有同学的不理解下,我放弃了副总裁的头衔,放弃了在硅谷的家,放弃了已经成为一个商业领袖的地位,回到了一个非副总裁的普通管理者的职位,到了一个研究院的地方,然后回到了中国。但是我觉得这是我心里想做的事情,是我父亲想看到的事情,然后我就做了这个事情。

这个事情做得时候,我的朋友非常不看好。我记得我告诉我的朋友说,我要到中国创研究院了,多酷而且在微软。你们跟我一起回来吧,他们都在给我泼冷水,他们会告诉我说,聪明的人会从中国到美国,没有从美国到中国的。他们告诉我说,我决不跟你回去,而且你最好也不要去。

但是我总是认为我可以把这件事做成功,当我听到很难做的事情的时候,我碰到一些挑战和挫折的时候,我总会问自己,最坏的情况是什么?当时我看了看中国,当时研究院的情况呢,是一塌糊涂。无论是高校国企外企,没有一个有做出一个世界一流二流甚至三流的研究的地方,甚至外企,也只是把这个当作进入中国的一个交换礼物而已,没有人在认真做研究的工作,没有一个把自己最好的人送到中国。

所以我告诉自己说,就算这些人全部不跟我回去,我一个人就找十个学生,倾囊售出我心中的所有绝活,让这十个人成为世界可以接受,不是一流的但是可以接受的科学家,这我绝对可以做得到。我在学校教过书,我再苹果做过研究,我绝对可以带出十个人,让他们做出不错的工作。虽然不是世界一流,但是应该可以做到当时的中国外企的第一。这是最坏的打算,我说好吧,最坏就做到这样吧。

然后我就回去了,但是非常幸运的是,在回去以后,又发现,在我做这个决定,在宣布出去之后,得到了媒体关注之后,倒是有一批在美国的中国人,他们和我的想法是一样的,包括张亚勤,包括其他的一些加入微软研究院的朋友,慢慢就形成了非常强大的研究的力量。完全不是我带的十个学生,而是我带的非常厉害的十个研究员,他们各带了十个学生,慢慢微软研究院就成为了一个旗帜性的一个中心。

它在中国,是计算机界的第一的研究机构,在亚洲我认为也是世界第一的研究机构,在世界也被认为是一流的,这里可以看到麻省理工学院评委把它评为hottest lab,这个事我非常自豪的一个成就。

在做了两年之后,比尔盖茨把我调回了总部。去负责一个新的项目,因为时间关系,不多介绍这个项目细节。回到了比尔盖茨身边,在他身边学到了很多东西,也学到了微软这么大的一个软件机器是怎么运行的,这都是非常有意义的知识。

可是从02年的时候,我就发现在这个巨大的机器里头我仅仅是一个零件,也许是一个很光鲜的零件,也许是一个很被重视的零件,但是绝对是一个可以被替代的零件。于是我就在想我还有什么事情可以做,同时我也很怀念在中国工作的,在微软中国研究院工作的那两年,我在想有没有什么机会可以让我回到中国。所以我四处的打听慢慢的去找,终于在05年的时候,注意到Google准备进入到中国的消息。

然后我就想也许这就是最好的机会,因为我周围的很多人,大概有三四百个科学家离开了微软来到了中国,他们去了以后都非常的快乐。他们说,我为什么不考虑一下。但是我一直都没有考虑,一直到我看到这个消息,因为我觉得Google是个很酷的互联网公司,他有很好的创新模式我都想学。但是,没有足够的动力离开西雅图到加州,从一个美国公司加入到另一个美国公司。

但是当Google准备进入中国的时候,这个时候好像觉得可以一石二鸟了:既学到Google的创新模式,又回到了我热爱的中国工作,所以我就问Google说,唉,你是不是真的到中国?如果是的话,也许我有兴趣。然后很快就得到了Google的offer,但是呢,微软发现这个事情以后,微软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在05年的7月,我和Google被微软告进了法庭。当时是一个很轰动的消息,这个消息在媒体有很多报道,且有很多报道都是负面的,而且是不实的。当时我看到这些负面的不实的报道,几乎让我痛不欲生,因为这些报道里面,他们质疑了我的为人,质疑了我的诚信,而他的这些质疑都是在不实的信息里面,错误信息基础上的质疑。

但是我作为一个官司暴风眼里的被告人,我不可能出来讲话,所以对我这样一个积极主动的人来说,最糟的事情就是被冤枉了,却不能自己辩解,而且非常无助,就是那种感觉,而且我似乎又进入了抑郁的状态。但是我又想到了一句话,这句话其实很早就是我的座右铭,我也很早就把他分享给中国的学生,当时我想到了,我早就告诉中国学生这句话,我自己有没有做到呢?

这句话就是:

有勇气去改变那些可以改变的事情,用胸怀来接受那些不能改变的事情,用智慧来分辨这两者的不同。(第七个启发)

当时我就想到了,在诉讼这个暴风里,我不能改变的是什么,就是媒体的报道:媒体会继续的报道,媒体会夸张的报道,媒体的错误的报道,媒体的不公的报道。但是这些报道我无法改变,因为我不出来辩解,他们就会不断的把信息放大,不断的把负面的信息放大,不断的把错误的信息放大。但是,这是媒体的偏信,我没办法我只有接受,但是我可以不去看他。所以我就取消了所有的报纸,取消了所有的报章杂志,然后连网都不上了。整天没有任何媒体的信息。

那么不能改变的是媒体的报道,哪儿什么是可以改变的?可以改变的是,让法官判定我没有违约,我可以加入Google工作,我可以去多的理解这个官司背后的那些信息,然后来挖掘各种的证据来提交给法官,让他看我可以回到中国,加入Google工作。于是我就每天16到18个小时的工作,一周七天的工作,六个星期做下来。

我在各种信件中挖掘,而且碰到了很多阻碍,比如,为了得到我需要的证据,我们和微软要了十几封邮件,这十几封邮件很快就给了我们,是一叠DVD。这十几封邮件,怎么会一叠DVD?一放去才发现时30万封邮件,在座的同学,可能会问30万封邮件,也不会有一叠DVD?但是,我还要补充的是,这30万封邮件不是文字,是照片。

因为根据美国的法律,提交文字信息是允许用照片格式来提交的,提交照片的格式就算你搜索什么文件,也是很难搜的。但是他们可能低估了Google和我,我用了更好的OCR的program,而且还是微软提供的,应该是中国的某一个机构做的,然后放在office的插件里面,我发现转的还蛮准的。

我就用那个program把所有的照片都转换成文字,里面有些错误,但是大部分还是很准的,然后我用Google的desk search 去搜里面的内容,所以我那十几封邮件,最后都被找了出来。然后提交了上去之后,法官当然就答应了我回到中国工作,微软在两个月之后就撤诉了。这个事情就得到了圆满的结束,我如愿的到了Google工作,然后回到了中国。

但是很有趣的事情就是,我当时到了中国之后呢,我还想进行澄清,我的公关公司对我说你就不必说了,没有人在乎的。我说怎么可能,当时写的那么沸沸扬扬的,这个那个的,怎么说现在就不在乎了呢?他说你打赢了官司,就是答案了。我说那不用解释所有的信息,他说,大家觉得你打赢了,就都是假的,没有人会问。不行,我还要讲。我的公关经理说,那这样,如果有人问,你就讲;如果没有人问,你就不要讲。然后我就出来了,没有人问。我准备了半天信息,就这样一直没讲。

所以学到了一个很有趣的事情就是说,当时改变媒体的想法是不可改变的事情,所以当时我就专注官司打赢,但是很有趣的事情是,官司打赢了,不可改变的事情也改变了。媒体就不在相信以前的事情了。所以专注可以改变的事情,不要浪费一秒钟的时间在那些无能为了的事情上,因为我们人生是有限的,时间是有限的。在九月我就很有幸得在Google工作,这个工作说是在工作,其实更应该说是在学习中。

就像我说的,我想学习Google的成功,学习在互联网上Google为什么那么了不起那么成功。这里我给同学的建议是,我们要活到老学到老。你们毕业第一份工作主要看能不能学习,第二份工作还是要看能不能学习,第N份工作,还是要看——不是主要看——但还是要看能不能学习。为什么我在微软最后的两三年做得不舒服呢?一方面是因为我觉得我再原地踏步没有进步,没有学习。

当时那时候不是说一定要跳槽,因为有时候一个公司会给你另一个平台,让你换一个工作。但是如果在这个公司整个岗位如果你工作没有学习,没有进步,你就应该换一个工作,因为,尤其在科技界,科技改变的这么快,如果科技改变这么快,你没有在进步,那很快的你就落伍了。

在Google我到底学到了什么东西呢?

我们先讲第八个启发:

求知若饥,虚心若愚。(第八个启发)

这句话听起来很有道理的,像想文言文的一句话,是哪来的呢?是苹果的总裁Steve Jobs说的,他说这句话很奇怪,“Stay hungry,Stay foolish”,让你不断做一个很饿很笨的人。这什么意思呢?这就说我们在求知的时候,肚子永远是饿的;而求知的态度,应该认为自己是笨的,别人是聪明的,所有的知识是值得学习。

这是一个很虚心,要学习,就是活到老学到老的意思。那我在Google到底学到什么呢?Google成功的秘诀到底是什么呢?是最精准的搜索,是最大规模的数据量中心,是最好的创新模式,是如何成为让人向往的公司,这是在做各位会想到的四件事,当然这四件事很重要,我也都学到了。但是这四个不是最重要的,我认为在Google学到的一个最重要的秘诀是,可以说是他的文化,也可以说是他的管理的方式。

Google管理方式很特别,就是用你希望被别人管的方法来管理别人。怎么说呢?Google著名的事情,就是他雇聪明的人,聪明人应该怎么去管他们?其实聪明人你不可以管的,所谓管理应该少管多理。应该提供一个环境,让聪明人觉得他们被信任被放权;给他们空间去发挥自己的能量,提供各种条件,让他们不要走太多弯路;让他们知道自己的聪明才智,被理解被感谢,这就是聪明人想要的事情。

问问你自己,问问你周围的同事,以后你想要有什么样的工作环境?当你成为管理者的时候,不要被你的权力所迷惑,忘记了你还是未做管理者,只是一个聪明的工程师或者科学家的时候,你希望的环境,就是你应该提供给你员工的环境。那么Google的环境是什么呢?就是非常的放权,让员工有自己的时间,让员工有20%的时间,做想做的项目。各位显而易见的,这都是聪明人想要的,我都不要解释了。

第二个,是没有特权的阶级,每个人都平等,多听员工的声音;理解每一个人,他的贡献,然后用非常明确的方法来感谢。不要泛泛的说good job,而要非常明确的提出他的工作特点在什么地方,要让他知道,你不仅仅感谢他的聪明,而且知道他的这项发明或者这项产品,或者这个程序,到底有什么特点。还有提供很好的资源和环境,让员工没有后顾之忧。

这些就是Google的秘密,就是要管聪明人,就要给他们很好的环境,让他们能够发挥信任,并且付诸实践。这就是我学到的最重要的事情:用你想要被管理的方法去管理别人。

第九个,我最后又离开了这个环境。大家会觉得奇怪了,为什么他描述的这么好的理想国的环境,Google中国。

下面我要讲的就是第九个启发:就是追随你的心,用你的心引领你的生活,其他的都是次要的。(第九个启发)

这句话来自于Steve Jobs,非常著名的Stanford大学的一个演讲,如果你没有看过,建议你去看一看。

他是这么说的,“你们的时间有限,所以不要浪费时间,活在别人的生活里。不要被信条所囿,盲从信条是活在别人的生活里。不要让任何人的意见淹没了你的心声,最重要的是要拥有,追随那些直觉的勇气。你的内心和直觉,知道你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一切其他的都是次要的。”

他告诉我们就是说,你的心,每一个人不一样的,不要被社会,不要被舆论,不要被周围的人,不要被你的同学,不要被你的环境,所影响。他们都要做这个所以我也要做这个,他们都要我做这个,所以我要做这个。你自己要什么,你的心中,应该很清楚;去仔细的听,你的心怎么样告诉你。

另外一位我的朋友,兰迪教授,他用更简单的方法说的是一样的事情,他说我们的一生都要lead your life,不要live your life。不要活一天所以天,要用你的心,和你的梦想去引领你的一生。如果你这么做了,姻缘将会带来一切,你应得的。

所以我的一生,从出生到做创新工场,谈了很多,做了很多选择,包括我做了从政治到计算机的选择,当时我的心告诉我说,这是我的兴趣,这是我的偏爱,无论就业前景如何我都要去做这件事情。我可以选择听博导的话还是挑战博导,但是我告诉自己说,我要做狭窄领域的第一人,听博导的话做不到,所以我要大胆的挑战他,然后我得奖励。

我可以博士毕业以后留在学校,但是我参加了苹果,因为当时苹果的副总裁,他告诉了我一句话,打动了我的心,这句话就是“你要留在学校里,继续写像废纸一般的论文么?还是要加入苹果来,改变世界?”

我当时可以留在硅谷创业,但是我回到了中国,打动我的心的那一次,是我父亲对祖国的热爱。我可以留在微软,但是我选择加入了谷歌,因为我的心告诉我想学习这个最了不起的互联网公司是如何创新的;我的心也告诉我要经过他回到中国。

最后我选择没有留在谷歌,我加入了创新工场,这又是一次从心选择,为什么说是一次从心选择呢?我们又回到了Steve Jobs说的一句话,Steve Jobs告诉我们说,其实人生面临选择的时候,往往你告诉自己心里想做什么事情,就像画了一个点。

所以在我一生中,从我前面的9个启发,你可以听到,我做了很多选择:选择进入了软件,选择进入了计算机,回到了中国,做了创新,在哥伦比亚得到了人文教育,和青年学生的缘分,等等等等,都是我心里告诉我的选择。这一个一个选择都是一个点,当我做这些点的选择时候,我跟随了我的心,但是我并不是很确定,它未来会怎么样串联,成为一个优美的曲线。

但是当我想出了创新工场这个点子的时候,非常奇妙的事情发生了,就是它把我一生的每一个点都串联起来。因为创新工场这样一个创新平台,是创新的,是创业的,它是面对互联网的,它是成为一个中美桥梁的,它是定位在中国,它是能够帮助和培训新一代创业家和工程师的,它是帮助中国青年创业的,它是能经过我们的沟通努力,感染我们这一批人,还有更多的人的。

所以,在我的一生做过很多这里面的三个点四个点五个点,但是这一次,它可以全部串起来。Google中国可以串起来不少点,微软可以串起来不少点,但是创新工场,可以串联所有的点。所以我决定来做这个创业者的黄埔军校,来做这个创业资源的整合者,来这样做一个全方位的创业平台。

最后在我讲第十个启发之前,我想谈谈人生目的。

我的故事以及讲完了,但是人生的目的是什么?

很多人认为人生的目的,就是拥有很多的钱,但是拥有很多的钱之后,你会发现你真的会快乐么?不妨想一想这个问题。

我讲一个故事,一个在微软碰到的故事,有一个同事,他的墙上总是挂了一幅画,没有人知道这幅画是什么意思,画长得像这个样子。终于有一天我们收到了一封电子邮件,邮件里面说,“你们总是问我这幅画是什么意思,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们,这幅画,蓝线是我微软股票的价值,绿线是我退休需要的钱,今天蓝线碰到了绿线,我退休了,拜拜。”

我想这是非常典型的,拥有更多钱,拥有够了就去享受人生。他离开了之后,我认为再也不会见到他了,但是一年以后,他又回来了。他说,当时我认为钱是人生的目的,我拿了这笔钱,我带着全家去环游世界,非常的快乐,过了一个暑假。但是秋天到了,回到了家中,太太上班了,我在家里,煮饭、烫衣服、带孩子,才发现我拥有很多钱,但是并不快乐。我可以回来做我以前的工作。我发现我人生目的其实不是拥有更多的钱,而是写软件,改变人生的生活。

所以人生的目的,绝对不是拥有更多的钱,那人生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我觉得每一个人可以拥有不同的人生目的,有些人的目的可能就是让他家人快乐,有些人的目的可能是去打造一个中国的品牌,有些人的人生目的可能是去证实一件事情,有些人的目的可能是体验人生,让自己快乐起来。

那我个人的目的是什么呢?我的人生目的是,世界因你而不同。

这句话,怎么说呢?在大学的时候,我记得有位教授,他曾经这么告诉我们,人生的哲学意义可以这么来定义,想象有一个世界有你,有一个世界没有你,这两者的差别,就是你个人的贡献,就是你给世界留下来的。所以你应该,让自己的每一分钟,让你自己的每一个决定,每一个选择,都要考虑着,我要怎么选择怎么走,才能最大化我的影响力,让有我的世界更好,让世界因你而不同。

这句话可以用在我的科技管理和路程上,也可以用在我和学生的缘分上。其实我画这一个点,当时和中国学生的缘分,是非常偶然的。我说能不能写一封信,能帮助中国青年的学生。他如果有影响力最好,没有就算了。但是让我非常惊讶的是,学生非常喜欢读我的信,于是我就写了七封。我写我的第一本书也是这样的,我想能卖就好,不能卖就算了,然后发现青年学生还喜欢读我的书,我就写了四本。

同样的,刚开始做讲座,老是讲微软这个微软那个,有一次我在讲讲成功,我发现学生都喜欢我讲成功,超过听我讲微软,于是我就越来越做更少的技术讲座,做更多的有关人生有关成功有关成长的讲座。这些是慢慢发掘出来的。我发现这些方面我和学生有非常大的缘分。

有时候,人会因为缘分做一些事情。但是同样的,我必须坦诚,因为有这么多学生,愿意听我,让我感觉到,我在学生中,可以有影响力。所以我也越来越认为,我的学生工作,其实也是符合我的人生的目的。甚至有一天,在我加入Google的一年半前,还在微软的时候,我在考虑做什么,我曾经尝试过做一个项目,在中国,我创立一所大学。

就是因为我和学生的缘分,我希望做我的影响力,就希望世界因我而不同,我尝试着创立一所大学。创立的过程中,碰到了许多有趣或者艰辛的事情。因为创立大学需要很大的捐赠,于是我去见了很多的香港台湾的最有钱的人,当时的富豪大多数都在香港台湾,大陆会比较少。每一个富豪都很乐意见我,因为他们以为我要从微软出来跟他们合作,一见到我,他们发现又是一个来要钱的人。

一次一次碰到闭门羹之后,我终于碰到了一个富人,他告诉我“说我可以捐赠,我可以捐赠一大笔钱。”我非常感谢他,当时我就跟他说,那如果你愿意捐赠一大笔钱,我们办成了一所大学,那我们的大学就应该由你的名字来命名。但是他说不要。

为什么不要呢?他说我捐的钱虽然是一个巨额的捐款,但是,不够,你会需要更多的钱,几年之后你就会用完了,你还需要募款,当你募款的时候,已经用我的名字的话,别人就不肯捐钱了。所以我建议你取一个普通的名字,把命名权让给下位富豪,这句话让我非常非常的感动,让我了解了一件事情,就是第十个启发。

因为大家都想在这个世界拥有更多,但是这个富人用他的一句话让我了解了:你的价值,不是你拥有多少,而是你留下多少。(第十个启发)

有一句英文非常有名的话,就是The richest man is not the one who has the most but one who need the least。这句话就说,一个最有钱的,最富有的人,不是他拥有最多,而是他需求最少,欲望最少。这样的一个人,他才会专注的它能够留下多少,留下的不是名,而是世界因他而不同。而是他其实跟我当时想的一样的,怎么样能够做一些事情,让世界因他不同。

学校由他的名字来取或者下一个人名字来取,并没有世界因他不同,但是他这笔钱拿出来,把机会让给下一个人,这样才能筹到两笔款子,这个有可能让世界因他不同。最后这个大学虽然没有办成,但是他这句话却相当程度感染了我。没有办成,我还是继续做我的学生工作,写书,演讲等等。可是回顾一下,对他来说也好对我来说也好,我们人生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什么是我们留下的多少?人生目的不是拥有多少,而是留下多少,什么是你真正留下来的呢?我觉得可以用一个测试,来看你留下了什么东西。

人生留下的,还是用墓志铭来测试吧:想象你离开世界,你的墓碑上刻着什么字?当你的后代来,甚至是陌生人来看你的时候,你想他们想到你的时候,想到一句什么话?这一句话就是你人生留下的,就是你人生的理想。所以,不妨用用墓志铭测试,看看你希望用什么样一句话来描述你自己。

如果说我个人有一个墓志铭的话,我在职场20年的工作,很可能是这样的一句话:李开复,科学家企业家,他曾经历过三个顶级的高科技公司,把繁杂的技术转换成为人人可用人人获益的产品。

但是刚才讲到,我教育的工作。在过去十年前,我可能只有这么一个,今天我可能要两个。第二个会是什么呢?第二个可能是我更想得到的。

我相信经过了我和学生的工作,我看到众多学生,因为我得到了帮助;我看到了我的书演讲造成的影响;我尝试了做大学,但是没有做成功,这个艰辛过程中,我学到了一切。让我觉得说,如果有第二块墓志铭,就是下面的,甚至这两个必须挑一个,我可能会挑选第二个墓志铭。

这个墓志铭上面会说:李开复,热心教育者,经过写作、网络、演讲、创业辅导,他在中国崛起的时代,帮助了众多的青年学生,他们亲切的呼唤他,开复老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华推荐
  • 一个人开始废掉的3种迹象

    一个人开始废掉的3种迹象

  • 从零到60秒的惬意冰镇啤酒

    从零到60秒的惬意冰镇啤酒

  • 马云、马化腾、王石都弃之不用的人,有一个共同点

    马云、马化腾、王石都弃之不用的人,有一个

  • 哥特式高迪凳子

    哥特式高迪凳子

  • 千亿小米,雷军逆袭

    千亿小米,雷军逆袭

  • 她一战赚了几十亿,她说:世界上最好的生意有三种

    她一战赚了几十亿,她说:世界上最好的生意有

  • 雷军:合伙人比制度更重要!

    雷军:合伙人比制度更重要!

  • 一个美美的令人喜欢的自行车铃

    一个美美的令人喜欢的自行车铃

QQ客服热线
QQ:1090281100 周一至周日:09:00 - 21:00
WeChat:dianlingkeji
Email:kaixin1069@vip.qq.com

优定义logo

勿要吝啬你无形资产,请为创新续源,知识、点子、灵感、经验、需求等均是创新源泉,你不经意的一句话将是另一个人的灵感。明天的明天,还有明天,我们应该把握今天,每一个今天,都有一个新的事物在出现,今天的漠视明天的落后,不浪费每一个学习的时刻,学习助力非凡。

技术支持 Discuz! X3.4 - 3.5 beta © 2001-2018 Comsenz Inc.

小黑屋|手机版|优定义 ( 粤ICP备16085288号-2 )|申请友链|网站地图

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1144 号 GMT+8, 2018-10-17 14:07 , Processed in 0.124760 second(s), 2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